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之窗>>>原创杂文\随笔\其他>>>荒诞搞笑武侠言情小说【绿柳侠情】(一)
荒诞搞笑武侠言情小说【绿柳侠情】(一)
发表日期:2014/12/3 14:20: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BJ2009513 已被访问 437


 

 

荒诞搞笑武侠言情小说
《绿柳侠情》
(一)
 
 
 
作者:闲云出岫
 
 
 
   此作正是小百姓表达声音的最原始的方式,和自己讲道理的地方。无非是以杂谈和鬼话 当小菜佐酒,博尔一笑。慢品个中滋味。荒诞不免其实,搞笑之中亦有心酸,无奈无聊之时自娱其乐而已。看官只管当做我们是一群市井无赖,穷酸布衣,酒后的疯言醉语,小说中的人物 都是 各个论坛里的 精英人物,套用在 故事里,这个小说 最早诞生于 2009年  沈阳  娱网家园 论坛  ,由于网站倒闭,我等众好友一年以后 陆续聚会于  春秋战国  论坛,邀请 春秋  有名上将 加入 参与  继续  接续发挥此小说接龙游戏。 然 又一年后 ,玩心渐淡,不免心散,再次中途而废,再过两年 部分老朋友 相约再聚  文游坊  论坛   。又续写了 诸多章节。一年后 做鸟兽散,不知各奔何方,俗话说得好。人无千日好 ,花无百日红。天下无忧不散的宴席。近日无聊 ,闲翻旧作,读来仍不免好笑,精彩之处 不禁拍案叫绝。不过细读下来觉得其中 还有很多不尽人意的情节 和 不太合理的故事结构,尤其是 ,本故事 还没有一个较完美的结局。逐产生了,再次整理删改,再增加几个 至今仍与我保持联系的好友  随着情节的深入发展  ,逐渐走进小说   并希望 他们参与 写作,共同努力,把这个 所谓的  荒诞搞笑武侠小说  续写下去。我本人仍旧愿意继续当这个领头羊。继续做  主编  亦多参与创作并做好章节串联整理 的工作
作品风格 请仍旧按着 前面的写作风格,继续以  诙谐,幽默,讽喻,套用时评,荒诞搞笑 为主线。凡是我的好友,先敬请赏读,摸清 故事梗概 发展线索,........接续编创。闲云在此 谢过了。
 
主编:  闲云出岫
整理:兵临城下
主创网友 :闲云。城下。多吉。倾城诗人。秋心。睡莲。镜子里的修行 。西门吹雪  , 神探夜猫子。 注定漂泊。 铜牛岭金刚。独自神伤。  文化大同 。狗圣  嗅千里 。侠女 文刀若凡。    等........。
 
 引子
 
  这一日春暖花开,通往绿柳山庄的小路上翠柳成行,只见两人急匆匆的行走过来。

  其中一人问道,“请问朋友可是城下兄”,另一人答道,“正是在下”
  “兵君为什么不在城上而甘居城下?”
  “某复姓兵临,只闻有‘兵临城下’何曾听过兵临城上之说,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某复姓多吉,‘多吉来吧’今后还望城下兄多多提携。”
  “好说好说”。二人一路寒暄走来。
 
  正自急行,突闻一声怪响,臭味四溢,城下略带羞涩抱歉说道 “为兄不堪,没控制住,放一屁乎”,多吉正色道“兄台说得哪里话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丝毫损伤,屁乃肚腹之气,如同呼吸一般,只是上下不同而已,君可见谁人因呼吸感到难堪?有屁就放天经地义,吾兄再不可视屁为丑尔,兄不闻今日还有解释‘吸气为了争气,呼气为了出气’兄台放屁权当出气而已,只是不知仁兄有何气要出?”

 
  城下轻叹一声答道“确有一事相告,三年前,绿柳山庄秋妹比武招亲,几个来回下来只剩下我和自称天蓬元帅之人,那厮体貌魁伟,为兄败下阵来,本以为他会按照约定娶了秋妹,谁知这厮说了一句‘我和高小姐已有婚约’说完就跑了,可怜秋妹遭此打击精神受损,一度不明事理。三月前雨夜又遭事变,没成想强烈刺激之下秋妹心神恢复,现由其师兄闲云做主,又要招亲,为兄正要赶往绿柳山庄,对了,秋妹还有一妹睡莲,听说也要一块招亲,多吉不如一同前往,如能同时被选中,我俩从此连襟相称也算一段佳话”
 
  闻听,多吉大喜问道“仁兄刚刚说三月前又遭事变,不知又有何事发生?”
  “且听为兄慢慢道来”
  第一章  江湖多怪客 雨夜惊魂 侠女欲招亲 祸起萧墙
  
    暮色迷蒙,月沉夜静。沧州便道上一和尚在急行,脚步趟起青草的沙沙声,伴着几声虫鸣让这林间的小路越发清幽婉转。

黑暗中,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和尚远去的背影!嘴边抹起了一丝冷笑!此人一身黑衣在夜幕下更加显得神秘诡异!
再看那和尚疾步如飞,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

  茅屋,月光下,如一股清泉 汩汩流淌着连绵不断的琴声。那琴音委婉如诉,从夜色迷离的林中小屋中飘出。
   一双青筋如树根的手缓缓地推开了屋门,屋内,烛光炯炯!突然琴声一止——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来者都是客,“先生远道劳顿,
我沏壶香茶与你接风。”
  “不,要威士忌,双份。”

  自小屋弥散出来的微光,越过了几丛灌木,轻轻地洒向了远处,越发地凸现出夜的深邃。习习的微风吹过,漫过几丝薄雾,
将小屋掩映在依稀的梦境。
  “威士忌又为何物?还望指教”
  “这也不懂!你家大人哪里去了”,
  “小女不知”,细看之下才知是一疯傻女人
  来人将头上的牛仔帽缓缓摘下!光头在烛光下显得更加刺眼!原来是一个和尚!善哉!善哉!“和尚今天破戒了!”来人嘴里念道、一边抓起桌上的酒壶,重重地朝桌上一顿,接着一口喝下。

  突然和尚双目如电盯着女子,大声道“说,你在酒里加了什么?是不是加了三鹿奶粉了?”

  “没加三鹿奶粉,却是整了点“三聚氰胺”,一闻此言,和尚大叫一声,向后倒去。
  这绝色女子嘿嘿冷笑道“小女子在武林中也小有名气!你敢到这里来撒野,也不打听一下,我秋妹是什么人”

  和尚侧身在镜子中看见绝色女子手中分明还拿着一包未下完的三鹿奶粉。心下暗想,管他什么修行不修行的,看来今天光破酒戒也不行,我还得破个色戒!随即一招饿狗抢食就向绝色女子扑去!

  “秃驴 ,住手!”
  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断喝“有我臭手在此,休得无礼,你敢动秋妹试试?”原来这人就是一直跟在和尚身后的那位神秘人
  和尚回过头来“哇,原来是“臭手”臭二爷,老衲多有冒犯,还望二爷海涵着个。”

  臭手说道“恩,不知者不罪,我臭二爷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还不赶快从实招来,何因来到此地?”

  和尚说道“听说这里有位姑娘,沏茶功夫了得,特来品尝,不想在此地遇上臭二爷,如此缘分,不如今日就我做东,我们
一起品尝下传说中的卡布奇诺” 。

 
  话音未落就听到一声娇啼“来了!”秋妹将两杯“卡布奇诺”放到了桌前。和尚目光一转,看见秋妹俏眼含春,不由得心猿意马
起来!这情景都被臭手看在眼里,不由得妒火中烧,气沉丹田,在桌下就是一脚。心想:你凭什么老牛吃嫩草!你吃得,我就吃不得!俩人桌上面带笑意。桌下却是你来我往,踢的好不热闹! 你一个驴打厥,我一招马前蹄。为了心怡之人,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

   只听见——“啪”的一声,俩人脚掌对脚掌,嘴里还说道,我俩也神7一把,搞把对接。各自用内力一顶。轰的一声,把桌子踹翻了,
两份布什么诺也在空中翻了几个滚,不偏不倚正糊了刚刚进门的老妪一身,那老妪正是秋妹的母亲,江湖人称“情到深处人孤独”“疏眉见血”师太。 那师太见此情景岂能容他二人如此撒野,举着拐杖杀到一处,顿时屋内打成一团。
 
  看见他们打得这么激烈,秋姑娘双手一摆晃身来到三人面前,一声娇啼“我的哥哥呀”,顿时两位如五雷轰顶,全身麻木,浑身
酸软,一下子便都瘫坐到地上不知所以,足足有一袋烟的功夫,才见两人慢慢爬起身来。

 
  “两位哥哥可是我比武招亲的郎君?可是我记得只有一位,怎么现在出现了两个?你们谁是真的? ”

  秋姑娘说着说着眼泪啪啪的落泪下来,师太连忙说道,“儿呀别哭了,妈妈自有办法,你郎君的臀部有一印石,待老身亲为我儿验证”
 
  闻说要验明其身,两个人顿时大眼瞪小眼,但见其眼眶里只有白而无黑,好好吓人,姑娘一看大声高叫“不要了,两个都不要了”
 
  正在这时,一阵强风四起,房门噼啪刮开,随着树叶四溅一位老者头顶蓑笠,蓝布褪色长衫外斜背着一个特大葫芦,一手拿着嵌调拐杖,一手捻着胡须飘然而至。和尚臭手两人一见来者便扑通扑通全都跪了下来。
  一旁秋母也连忙施礼道“晚辈情到深处人孤独” “疏眉见血”拜见“司马长风”前辈。

 
  来人正是武当太极张三丰真传弟子,当今掌门人,司马长风。如此高的辈份,此等小辈哪敢不跪,哈哈哈,三声大笑,音若宏钟,震得众人耳膜阵痛,可见长风道长内功之雄厚“尔等都起来吧”。
 
  和尚起来之后,臭手连忙向前两步对道长说“秋还有一妹,名曰“睡莲”年芳二八,正待字闺中!我看这老母也风韵犹存,干脆我们爷仨来个一窝端,集体倒插门,再不问江湖之事,岂不妙哉!
  长风道长听罢不觉怒从心起,恶向胆边生,一佛尘扫向臭手,臭手一个鹞子翻身躲过,嘴里还在嘟哝着,我是成人之美,又不是乘人之危,何罪之有哇?

  “你个混账东西”道长骂道“你有何德何能,痴心妄想!谁人不知,哪个不晓,秋家立腕江湖三代,家资万贯,且有武功秘籍单传,一手幻影神针,出神入化,中者七步必亡。秋心、睡莲姊妹二人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轻功暗器更是十分了得,尔等若想入赘,岂非痴人说梦?
 ”
  两人正争执不休,一旁的秋妹被眼前的景象警醒,一下子想起了三年前的比武招亲,慢慢的恢复了理智,只见她踱到桌前,拾起一个茶盅,看着上面的花纹,朱唇启动慢慢说道“听尔等之言,好像我门中女子可任由肆意胡行,也忒瞧不起人了,我自小与杯盘茶盏相伴,女红针线纯熟,早就练成了独门绝技,”随着姑娘一声“请看”和尚的额头顿时突起一物,面门上又长起一个小秃头。再看秋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莲步急动随手抓起一个托盘,速转两下,滚烫的开水如扇面急向臭手倾去,可怜臭手真的手臭,任凭双手乱抓也护不住全身,但只听得哇呀大叫。(后来,那臭手的双手可是真的更加的臭了)
  
   秋姑娘回转身慢慢吟道: 
   啊 ,我的夫君
  你在哪里?操起琴来边弹边唱:
 啊 …………
  幽梦忆,
  长夜孤灯听怨笛,
  凄风冷雨敲窗急。
  黯然诗语朝换夕。
  无声泣,
  知音自古终难觅。
  声悒戚,
  何处秋风吹怨笛?
  离人黯淡清眸迷。
  正逢圆月盼佳期。
  遥相忆,
  绝情独向黄花觅。
  这忧伤委婉声音 伴着 芊芊秀指弹琴 而歌的节奏,时而激越时而悠长。激越之声如雷贯耳,悠长之音如千蛇绕身。
  听了秋妹的吟唱,室内所有的人顿感全身毛发倒竖,腹内翻江倒海一般,五脏六腑全都挤到喉头,只待一张口便要喷泻而出,臭手,和尚一时全都夺门落荒而逃,后来听江湖传言,从此江湖少了两个高手却有多了两个彪子,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屋内秋妹望着满室狼藉,想到自己的坎坷,母女的不易,不由得大放悲声,这正是:
  鬓发散乱泪如珠
  梨园鹂啼花带雨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

   山庄聚豪杰 媒体起哄   各路群英会 狗跳鸡飞
 
 
 
 

 

  欢迎您光临凤凰阁!

 http://lgqxxy.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故 园 秋 泊(憨憨傻傻)

下篇文章:也说邓亚萍的“对得起良心”

 相关评论:



lvsexinqing2011
(2014/12/3 18:55:00)

那场打斗很精彩,期待继续,期待闲云老师的出场。

管理员回复:

绿色妹妹,身体好吧。天冷了注意保暖啊。谢谢你对我的支持。qq空间和这里就是我的家。这不是文学作品,纯属胡编乱造 闹着玩的,大家看个热闹吧。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凤凰阁/音画网/情感文学/音乐视听/休闲娱乐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15972625358 联系人:凤儿呢喃 QQ:646485890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