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之窗>>>原创散文>>>针线串起桃花落,挂在胸前香如故
针线串起桃花落,挂在胸前香如故
发表日期:2015/3/19 7:53:00 出处:子悦 作者:未知 发布人:子悦 已被访问 655

 

 

 

 
 
 
 

针线串起桃花落,挂在胸前香如故

作者:子悦
 
 
 
    不论是看原著,还是欣赏影视剧,遇见林黛玉满怀一腔凄婉,旖旎地捧起地上的那层桃花落瓣,然后轻轻地搁进那只漂亮的花篮里,再风拂新柳般寻找着一块疏松的,女孩子的力气能刨开的空地,啄木鸟般捣腾一阵,估摸着能盛下那蓝落红后,端起花篮,将那带着自己一片片心思的落英,香汗淋淋的埋葬。个中情景,能唤醒男人内心深处的柔软,而我叹念的不是黛玉触景生情的可人,而是觉得可惜了那些桃花瓣,它们的魂魄虽然迁徙到雏桃里去了,时光也隔断了与花托的骨肉相连,做一阵花瓣雨飘离,但那色彩,那韵致,还在花瓣上氤氲着,应该用穿着花线的花针,一瓣一瓣扎起来,做成桃花项链,戴在脖颈上相映,不但无损痴情,反倒会让宝玉这个情种,即怜人,也怜桃花。
 
    隐约记得学龄前一个桃花灼灼的春天,早饭后,妈妈趁着生产队开工前的那点空余,坐在门前的房荫里,在一片洁白的绷布上绣着花,早早的给我们这些孩子们过端阳节戴裹兜准备着。
 
    看见妈妈身边小蒲蓝里五颜六色的花线,我和妹妹放弃了追赶在稻场坎那棵国光花上空飞舞的那几只蝴蝶,跑到妈妈跟前,妹妹拿起缠桃红色丝线的线板,我拽起线头,跑开老远,想学大孩子那样玩土电话,没料想被妈妈喝止道:“快给我放回来,花线金贵的很,弄脏了,到过端阳谁都甭想戴花裹兜了!”
 
    妈妈看了一眼隔壁院子繁花盛开的桃树,麻利地从蒲蓝里翻出两苗纳被子的长针,每苗穿起长长一根棉线,线头比齐挽了结,递给我们说:“学你伯母到桃树底下扎花瓣去,这棉线上穿满了,妈给你们做成桃花项链,挂到脖项上戴着,才叫好看哩。”
 
    知道妈妈怕影响自己绣花,有意支开我们,善解人意的伯母在我不悦意时,一帮妈妈打边鼓,二提我们兴致,站起身笑嘻嘻地招手道:“你两个快来,扎桃花瓣好耍的很呀,伯母都是大人了,还玩这呢。”经伯母一撺掇,我们玩土电话的念头烟消云散了,捏着妈妈交给的针线,翻过残存的院墙根,来到伯母立着的桃树下。“照我的样子,学着,一下就会了。”
 
    伯母说完,弯下腰,左手拿着线头,右手捏着针腰,在飘落满地的桃花瓣间,一下一片地将花瓣穿摞在针身上后,又换过手把串在针上的那摞桃花瓣,捋到线的结头,再换过手接着扎第二摞。原来这么简单,我们就学着伯母的样子,扎起了桃花瓣。看妹妹扎不到几瓣,挪一下脚,伯母轻拍一下她的头顶,说:“蹲下来,一片一片挨着扎,像你这样不一会就把满地的花瓣踩脏了。”
 
    “嗯…嗯…”她很听话的应声着改正了。我扎了几摞后,扬起头,望着头顶桃树枝枝叉叉上挤挤挨挨的朵朵桃花间,零里零星的往下飘落桃花瓣,好奇地问:“桃花开在树上多漂亮呀,怎么会落呀?”“就是太漂亮了,才招惹四乡八码头的蜜蜂呀、蝴蝶呀闻着花香,跑来闹腾的把花瓣给撞掉了——”
 
    “还有就是那些花瓣相互挤来挤去的,劲小的被劲大的给挤出来了。”妹妹打断伯母的话说,惹的我和伯母,还有妈妈都笑起来。我突然想起村后一个姐姐的话,问伯母:“有人说,桃花是有魂的,一年献两次,桃花正开一次,桃花快落的时候,桃花魂跑进小桃子里去了,到小桃子长大熟了的时候,又在大桃子上献魂来着。伯母,你说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妹妹又打断伯母的话,问:“你都是大人了,扎桃花项链,是不是给自己戴?”“给你弟弟戴呀,他刚睡着,一会醒了,桃花项链也做好了,戴着既漂亮,又辟邪,呵呵,你这死女子话咋这么多,赶紧扎花瓣吧。”
 
    到母亲上工离家前,我们三人每人扎好了一串桃花项链,我和妹妹把桃花项链挂在脖子上,一人一只手,拉着被我们吵醒的刚学会走路的隔壁小弟弟,从村前走到村后,向村里的孩子们显摆起桃花项链,引得满村的孩子,也学我们的样子,问妈妈们要针线,在自家门前的桃树下,扎花瓣,做桃花项链,小学的老师看见孩子们戴着桃花项链上学,赞叹说:“今年桃花没白开,扎串项链戴起来。”
 
    这是童年记忆里家乡人对桃花怜惜,她开着,赏心悦目,落了,还一瓣瓣拾起,挂在胸前,将那残留的暗香珍藏。长大扫盲后,读到崔护的《题都城南庄》,曾为诗人的惆怅和落寞,心底就氤氲起伤感、叹息。
 
    又一个桃红柳新莺飞蝶舞的春天来了,听朋友讲起一个与桃花有关的故事,一当想起,脑际就会萦绕一种美好,心也丰盈起来。那是我们这里的一家科级单位的朱姓副职,有年清明节前,带着几个职工补栽义务植树责任区的空缺,任务完成后,老朱去山旁一家归还上坡前借来的板鐝,走进院门,见一树桃花衬映中,一个长发及腰的曼妙女子欠着身子,全神贯注地洗衣在水池边,他将板鐝靠在这家窗户下,对背朝自己的女子说了声:“这是刚才问你大人借你的,放这了。”
 
    没料想那女子应声回头的刹那,不留神擦过一条开满桃花的树梢,玉静花明的脸庞,唰的晕出粉嘟嘟的羞色,倒是老朱旋即想起“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诗句,道过谢返回的路上,想起自己那初中毕业后外出打工了几年,还没谈上对象的弟弟,心中产生了把这女孩当做弟媳人选的念头,几个月后,经老朱托媒牵线,这个叫眉的邻村姑娘,真正成了老朱的弟媳。
 
    斗转星移,几年后再逢桃花开,老朱的弟弟随着岳父母去了深圳经营一家陕菜馆做帮手,媳妇在西安租了房陪读儿子上大学,眉带着不到两岁的儿子留守在家,不料,眉得了急性胰腺炎住进了县医院施行手术,在老朱电话告知弟弟返回的前三天里,老朱是医院单位两头跑,既要照看侄子,又要端水喂饭,忙得不亦乐乎。一次在从卫生间扶眉回病房的甬道上,没想起老朱千般万般的好,眼眶不禁盈满感激的泪水说:“自从进了你们朱家的门,一直都害祸哥操心,叫我心里怎么过得去呢。”
 
    老朱松开搀着眉胳膊的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和蔼地说:“我爸妈走的早,你爸妈和我弟又不在跟前,我这个当哥的不照看你,还有谁呢?你这话就这一次哦,以后再说就见外,我也多心了。”躺倒病床上,眉又想起外面是桃花灿烂的仲春,傻白的面庞荡起红晕,望了眼站在病床边的老朱,柔柔弱弱地央求说:“哥,我想出去看桃花。”老朱听后笑了笑,心想,到底是二十四五的人,病成这样了,还孩子气,便婉转地回答说:“你昨天才下手术台,要出去,对伤口愈合不利。
 
    不过,哥还是能叫你在病床上,看见桃花的。”傍晚,老朱去城附近的村子,在一棵桃树上折下一枝梢顶冒着几颗苞蕾,枝间几朵花瓣初开的桃花枝,给输完药液的一个空药瓶里灌满水后,把桃花枝插好,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望着散发着淡淡桃花香的插花,那种拥有亲人的幸福感,从眉的心间涌向眉梢,她拉了拉老朱的袖口,激动的轻声说:“你真是我的亲哥,等过几天出院后,我和你弟一块回去,到老家的桃树下,用针线扎一串桃花瓣,献给你。”
 
    夜色已深,窗外还有贵如油的春雨潇潇不停,想起亲身经历的和道听途说而来的,有关与桃花有关的故事,又联想到陆游的《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心想,这诗应该是写给桃花的,一定是诗人醉意朦胧中,错将桃花当梅花了。
 
 
 
 
凤凰阁欢迎您!
 
http://lgqxxy.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别用错!不同肤质美白方法大不同

下篇文章:寻找爱的入口

 相关评论:



pldxx
(2015/3/20 17:20:00)

《新锐作家档案文选(2015卷)》征稿启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1c768410102v677.html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凤凰阁/音画网/情感文学/音乐视听/休闲娱乐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15972625358 联系人:凤儿呢喃 QQ:646485890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