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之窗>>>原创杂文\随笔\其他>>>锅锅娃
锅锅娃
发表日期:2015/6/29 9:43:00 出处:子悦 作者:子悦 发布人:子悦 已被访问 375


 

 

 
 

锅锅娃

 
 
作者:子悦
 
 
 
 

一个来自云南的十四五岁男孩,长一幅娃娃脸,语气里还余留着未脱净的童音,十多年前,独自一人,再次来到我们小城东郊街道,在我爱人的小摊对面,租住了一间七八平米的门面,像他父亲一样,以手工翻砂铸造为生计,开办起加工饭锅、水壶、鏊子等铝制炊具的小作坊,于是,街坊邻里都带着一种怜惜,心疼地称他叫锅锅娃。

 

他的那个小作坊,开张之后的两三年,由于出活麻利,做工精巧,态度和顺,生意虽谈不上风生水起,却也算略有盈余。我在每个周末的两天里照看妻子的生意时,有了空余,就穿过街道去他那里,看热闹,拉家常,日子一长,彼此之间就生出了忘年之交的情分,但好景不长,突然一天,他受不了骗子以砖头充废铝卖给他的欺诈,退掉门店,带着工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里。但,那张稚气的脸庞,却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迹,一经想起,心里便洇开歉疚,懊悔那片刻的离场。

 

有天傍晚,在街道闲逛时路过一家单位,门房里有颗刚才还端详着街道的黑不溜秋的稀疏的头毛留成大平头发式的椭圆形脑壳,在他那魁梧的肩上忽地扭向里侧,似乎有意避开我眼睛的余光,这异常的举动,反倒是我想起这人就是十多年前,趁我在自己的货摊交易中,欺负作坊主人年少,用一些废砖头装进塑料编织袋,上面放了几片铝材废角料,说是卖破烂的,骗过锅锅娃八百块钱之后,骑起嘉陵摩托向城中心方向风驰而去的那个人。此后,每当看见这个骗子,我就会想起那涉世浅淡的孩子——锅锅娃。

 

十几年前,一次路过街道,见一家低矮的门店前簇拥着一伙人看热闹,想到当时还有时间空闲,就凑近过去,见一个中等身材的清瘦男子把手中的一块角铝放进涌动着暗红色液态铝的砂锅,下面汹汹燃烧着焦炭的翻砂炉被电动鼓风机吹出的火焰包围着,须臾间,角铝失去形状,融进铝液,冒出杂质凝华后出现的丝丝蓝烟。在这个物理变化过程入神间,感觉有人在我的身后拽着裤子口袋纽扣,转过身发现是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流着的鼾水在下颚吊着线线,他仰着抹满碳黑的脸,扑闪着一双无邪的大眼睛,冲着我调皮地笑着。这情景,被翻砂的男子看见了,扔下手中的火钳,一把拉过小男孩,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掌,吼着教训道:“说过多少次了,不准靠近客人,就是不听!”在他第二巴掌就要落下时,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说:“没关系的,孩子那么小,不懂事,不要再打了。”他歉意地笑了笑,提起孩子的后衣领放进屋里。这是锅锅娃自幼被他父亲领着漂泊,在我记忆里顽皮好动的样子。

 

伏日的午后,闷热难耐,街道行人稀少,少有人来光顾小摊,瞌睡却频频来扰,经不住时,进了锅锅娃的小店,见锅锅娃仰在床上,两耳塞着指头蛋大小的耳脉在听mp3,拽出一只耳塞,笑着问我:“叔叔有事吗?”

 

“瞌睡的很,想在你这里睡一会,可以不?”我迷迷瞪瞪地说。

锅锅娃一个鲤鱼打挺,身子就挪到床边,答应道:“不嫌脏了,睡里边吧。”

 

这能叫床吗?四块木板搭在两截相隔近两米的废砖块码成的墩子上,铺一张四周散开锁线的龙须草凉席,平日焦炭炉落下的烟尘已将席面染成暗黑,一头露出网套的破军用被子窝在锅锅娃的脚边。

 

“管它呢,睡一觉再说。”探出了鞋,我一轱辘翻到了锅锅娃身体靠里一侧,头刚挨着那装着沙子的塑料编织袋枕头,就进入了梦乡,恍恍惚惚间,一个长相甜甜的女孩小嘴对着耳际,轻轻唱到:甜甜的酒窝窝甜甜的笑甜甜的歌儿哟赛过百灵鸟眼睛哟溜溜哟会呀会传情呀甜甜的脚步儿好象水上飘水上飘小妹为你唱支歌叫你心里甜滋滋让你忘不了,也永远忘不了,忘不了......心想遇见鬼了,就用左手往外推了一掌,“妖精,一边去—!”

 

“哈哈哈——”惊醒后,左耳窝塞着一只耳麦,杨钰莹的甜歌在萦绕,见锅锅娃坐在一旁憨笑,原来是他在恶搞。

 

我坐起身,拽着他的耳朵 轻轻拧了一下,提起萦绕脑际很久的疑惑,问锅锅娃:“你这孩子,小小年纪,不好好在家读书,跑出来做手艺,是为啥嘛?”

 

“我爸身体不好,我妹又要上中学,家里又没钱,我也读不进去书,就跑出来闯荡啦。”锅锅娃低下头说。

 

原来如此,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知道他是个懂事的孩子,这么小一点,肩头上就有了担当。

 

中秋节这天,想到自己年少时飘零在外的感受,便给锅锅娃打了电话,邀请他到我家来吃顿饭,被他婉言谢绝后,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是认真的,打发儿子去他的店里专程请客,结果儿子悻悻地回来说人家吃过了,当我再次拿起手机准备给锅锅娃拨电话时,爱人阻拦我说:“算了,估计锅锅娃在这大团圆的时候,不想给别家增添生人气吧。再说,这么懂事的孩子,你三顾茅庐,他碍于面情,来了不能空手。与其花钱捎人情,还不如他想吃什么,就自个买着吃。”我觉得有道理,打消了请他吃饭的念头。

 

傍晚锻炼,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自从锅锅娃与我们生计在同一小街起,散步的同伴中就有了这个少年。一次,路过当时ZF默许的西关红灯地段,搞电焊的老何跟锅锅娃开起玩笑,他掏出一张红版,塞到锅锅娃手中,指着一家洗脚房门前招揽生意的打扮妖艳的望着过往行人媚笑的女孩,郑重其事地说:“你这娃长这么大了,估计还没尝过女人味,今天我做东,请你进去洗个脚,行不?”锅锅娃听后,愣怔一下后,撒腿跑开。望着锅锅娃远去的背影,老何赞叹说:“没想到这孩子,还是一个正经人。”

 

谷雨过后,人行道有了提着红香椿芽菜来回叫卖的乡下人。这天,一个挎着一竹蓝香椿芽的农村妇女,牵着扎一对羊角辫的小女孩手中的油条擦过一个穿着入时的少妇的白色裤面,立即在我们这块的街面惹起轩然大波,那少妇歇斯底里的要让农村妇女给配裤子,吓得小女孩不知所措地在一旁哭泣,农村妇女道歉声连连不叠里,被少妇在脸上“啪”的一声抽了一耳光,第二巴掌刚要落下时,让一个箭步赶上前去的锅锅娃接在手里,少妇气不过地迁怒锅锅娃道:“你算哪根葱,还多管闲事。”

 

“不管我算啥,小孩又不是故意的,你打人家妈妈就是太过分了!”锅锅娃正色道。

 

见这场景到了难解难分时,我和老何赶紧赶去,向少妇说了好多好话,才给卖椿芽的农村妇女解了围。事后,聊起这事,对一些人的跋扈愤慨之余,我和老何对锅锅娃身上的正义感,无不敬佩。

 

送锅锅娃离开我们小城的车站上,我对他说:“好人坏人在任何地方都有,不要因上了当受了骗,就记恨我们这里一辈子。”

 

锅锅娃满眼盈泪地点点头,给我和老何一人发了一支烟后,嬉笑着说:“三月三,是我们那里的摸奶节,到时候,你两记得来我们云南玩哦。”

 

话音刚落,客车开动了,我们不约而同地捣着拇指指着车窗里渐渐远去锅锅娃,责骂道:“你这坏小子——!”

 

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使锅锅娃得知那个骗子被我认出来,也不会大老远的从云南赶来要钱的,那路费被能追回的款项多了去了。骗子,终究发不了财,锅锅娃一定也会成熟长大成一家顶梁柱。

 

 

 

 
 
 
 
 
凤凰阁欢迎您!
 
http://lgqxxy.16789.net/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凤凰阁/音画网/情感文学/音乐视听/休闲娱乐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15972625358 联系人:凤儿呢喃 QQ:646485890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