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之窗>>>原创散文>>>灵异与传奇
灵异与传奇
发表日期:2015/12/24 18:40:00 出处:冷月秦歌 作者:未知 发布人:冷月秦歌 已被访问 482


 

 

灵异与传奇
 
 
 
作者:冷月秦歌
 
 
 
 
 
    在我们老家流传着一部奇书,只要是湖南道县人大概都闻听过有关这部书的传言。这部书分上下两册,上册解术救人,下册施术害人,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传言的最广泛。但传上册的流言很少,一般都是说下册。下册被传言得很恐怖,整本书空白没有内容,只有首页几个似乎警告抑或咒语的血红大字“看我者瞎眼瘸脚,用我者绝子绝孙。”
 
    传说这本书,得到后首先要做个神龛日夜上香供养起来。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借助微弱的香火之光字才会显现出来。就算你不识字也没关系,打开书,点上香就会有鬼出来教你。看了香火中书上显现的字迹,不管你有没有学上面的法术,都会在不久的将来,不是双眼失明,就是双腿出事故终身坐轮椅。

 
    于是,看了就得学,学了就得用,不用也是瞎眼瘸脚,用了反而会解除咒语。但如果你用了上面的邪术去害人,自身的瞎眼瘸脚倒是不会了。却中了“绝子绝孙”那条咒语,有娶妻生子的,不管你有多少子女,全都会在一年之内莫名其妙的死亡。没有娶妻生子的会殃及兄弟姐妹,除非你早早就分家立户,孤身寡人。“悍手”这个词只怕只有我们道县周边几个县的人才知道。它是一种邪术的名称,来自于上述《下册》的书本。中其术者背脊发麻,冒汗、全身无力、夜间解开衣服背上会出现一个阴森森的手印。医院医治无效,找不到看《上册》的人解开其术,三个月内必定死亡!
我们村一千来人三个姓,秦姓最多,接下来是唐姓和曾姓。听老辈人说,秦、唐、曾三位老祖宗是太平天国失势后的散兵游勇,见大势已去,定居到此。可不知道为什么,三个同时来此,却只有秦家枝繁叶茂,人口发达。而唐家直到八十年代也只有四五户人,而曾家更是奇怪,永远只是一家。因此村里流传一首歌瑶,“说曾家,不增加,世世代代只一家。”

 
    我们村有两个奇人,(下述都是我小时候亲眼所见)一个是我的四爷爷秦百龄,一个是唐家的老石匠唐龙腾。唐龙腾这人,秦家无论辈份高低都称他“表公”。《公:就是爷爷辈的意思》雕刻技术远近闻名,远乡近邻谁家祖先立碑一般都找他。爷爷的父亲也就是说我的太爷爷,八九年立碑那会找的就他老人家打的碑。村里石材最好的是红家寨,石碑刻好后要搬到太爷爷坟前最少有三公里。我们这个家族,清明那天大大小小一百多口人无人缺席,孝子孝孙都在太爷爷坟前候着。等着我父亲他们八兄弟,从红家塞抬回石碑,举行立碑仪式。那块石碑要刻上爷爷辈以下一百多口人的名字,所以打造得很大,估计得四百公斤开外。清明那天下着绵绵细雨,由于太爷爷葬在石山上,父亲他们把石碑努力抬到离坟前四十米的山下,想尽办法就再也抬不上去了。眼看吉时快到,大家都干着急,想不出一点办法来解决。这时唐家表公和我爸嘀咕了一阵后,爸走到坟前把那只准备祭祀用的公鸡拿来递了给他。唐家表公接过公鸡,叫众人散开。然后边烧纸钱嘴里边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完事把鸡的头拧断,用流出来鸡血在石碑上画了个符。大喝一声,双手抱起石碑放在肩上,轻轻松松的走到太爷爷坟前然后轻轻放下。一块八个人抬都很吃力的石碑,四十来米的距离,中间还得爬好几个山坡,他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是如何做到的?到现在我也不解........
   
                                                            
      唐家表公和唐姓人,都在    我们村的左边山丘居住,中间隔着一大片农田。听奶奶说,以前是和秦家人紧凑一块住着。后来秦家就像一棵参天大树,把他们唐姓人遮盖了,之所以不发人,这才陆陆续续的搬离到左边山丘。唐家表公两兄弟,他哥哥在我没出世前就死了。哥哥四个儿子一个女人,分家四户,加上他表公唐家一共五户。他哥哥的女儿是我现在的七婶,是六四年最艰苦的年代过继到我们家做的童养媳。

 
    听老辈人说,唐家表公也曾娶妻生子,而且生了三个儿子。长子在六五年和邻村梁木洞村的“杨树泉”女儿都订好了亲,准备在第二年完婚。可就在那一年,从大儿子开始染病起,三个儿子在那一年内全部死亡!有人背地里议论说,唐家表公就是因看了《下册》对人施展过“悍手”,才会遭此天劫,绝子绝孙!但具体他有没有那本《下册》的邪书,无法考究。他有些超能力,的确不假,因为好多我都亲眼所见.......

 
    九零年秋天,计划生育工作组扬言要扎住进我们村,狠抓计划生育。唐家表公叫村里的超产户不用出去躲,说工作组进不了村来。大家不以为然,以为他酒醉吹牛,都也没去理会。
                     
    我们村在四马桥镇对面的半山腰上,离集市四公里左右,那时还没通公路,就一条石板路弯弯曲曲通向村里。要是有人踏上石板路,朝这方向走来,站在村口就一目了然。记得那是个星期天,不用上学我也正好在家。村民秦万众在地里干活,突然扔下锄头就往村里跑,边跑边大声喊叫说:“搞计划生育的工作组来了,大家快躲!”唐家表公听到喊声,从屋子里拿了一大把用黄纸做成的小旗帜,赶到我们秦家正堂屋前《秦氏祠堂》招呼大家别慌。然后独自出了村,在离村一公里的地方把手中那些小旗帜插在路边,念念有词四处拜了拜,转身回了屋。正堂屋前当时聚集了好多村民,我也在其中。见表公回屋后,都好奇的守在村口,看看工作组是如何不能进村。后来奇怪的事还真就发生了,我们亲眼看到工作组一行十多个人,走到插旗帜的地方就仿佛懵了,四处原地转圈。他们似乎也听不见我们说话,转悠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原路下了山。
 
    后来大队支书说在镇里开会,听说计划生育工作组来我们村时,路上大白天似乎遇见了鬼。走着走着就没了路,眼前全是乱石松林,只好倒回镇里。这件事当时传得很广,整个道县人茶余饭后都在说起这件怪事.......
 
    我爷爷四兄弟,排行最小的叫秦百龄,我叫他四爷,是草药医生。那个年代医疗差不说,交通不便,山里人上县医院很不现实。乡镇医院就是个摆设,大家都不太愿去。邻近的几条村有人病了,一般都是请四爷去看病。说是草药医生,可却从未见四爷的药在哪。帮人看病就一碗水,但一定要是刚挑回来的井水。

 
    记得我还在上小学时,有一次晚上和村里人去梁木洞村去看露天电影。去时还好好的,看完回来后洗脚就上了床睡觉。被窝都没睡暖,就感觉肚子象有人在用刀子割一样的痛得在床上打滚叫唤。这可吓坏了我奶奶,她起床穿好衣服就往四爷家跑去,四爷来到床前,摸了摸我的肚子,又看看我的手心,说是中邪了。七叔这时也赶来了我家,见状未等我奶奶开口,拿着手电筒,提着个桶就往外跑,用最快的速度到井里提了水回来。四爷到厨房挑了个干净的瓷碗,在桶里盛满水,左手三根手指顶起瓷碗,右手的食指在水面画着些什么嘴里还边念叨着。然后喝了一口含在嘴里,奋力喷在我的脸上。没过五秒钟久,我感觉肚子就像从未痛过一样完好如初。后来四爷问我,是不是看电影回家路上经过杨家田时,在一棵桂花树边撒过尿?我说是的。他说当时土地公公正在那睡觉,冲撞了他,是他给我的一点点处罚,应该没什么大事。

 
    听奶奶讲,四爷爷有可能就是看过《上册》的人。《上册》是解邪术救人,那可是积德积福,不同于《下册》害人害己。还说四爷爷从未上过私塾,别说认字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可四六年国民党抓壮丁时,躲进岩头村后面溶洞里三天出来后,就如换了个人似的。不仅会写好多字,还能治病救人。村里好多人都对他那些不解怪异尝试寻根究底,我也有问过,可四爷总是笑笑不语,不作任何解释。

 
    有一回学校劳动课,老师要求每个学生在礼拜一交一捆柴火到学校。礼拜天我提着刀在村后山砍柴,不小心把手臂砍了一刀。《现在手臂还有个伤疤》可能伤着血管,那血就像破了的水管往外溅,吓得我哇哇大哭。四爷正巧在后山放牛,闻讯赶了过来,用大手指按住我手臂上的伤口,一会血就止住了。后来我天天缠着他,要四爷教止血的东东。软磨硬泡缠了半个月,缠得他不耐烦了才肯教我,《那些咒语到现在我都依稀记得》却一次也用不灵。问四爷怎么用不灵?说是我心不诚,请不动太上老君.....
 
     田里禾苗怀胎时阶,也是我们那农夫最清闲的时阶,杀虫、除草有妇女看管下就行。那时村里还没流行到沿海地区打工,清闲起来的壮汉劳力都进瑶山帮人做挑夫,挣些家用。九一年村里秦万跟做挑夫摔死在大瑶山东江源。按习俗死在外面的人不准进村,同去的村民把他抬回停放在村外两百米打谷场上。看风水的来了说:“这人死的时辰不好,要挑个吉时方可下葬。不然村里从此会被煞气笼罩,死好多人,要是不信,他有个办法去让村里人验证。就是说此人未下葬,全村的公鸡在凌晨都不会报晓,不仅如此连狗都不会叫。”

 
    农村家家户户都养鸡,一个千人的大村庄,凌晨四点后那公鸡叫得可是一个比一个响亮。但是,说来也奇怪,从秦万跟抬回来的第二天凌晨,全村的鸡就似乎相互约好,同时做了哑巴。大伙这才对风水先生的话深信不疑,但吉日要等上一个礼拜后才有。大热天的,赶集买猪肉回家未等走到村就发臭的天气。尸体停放七八天,那还不流尸水,臭到好几公里远呀?四爷爷说这事好办他来做,只见他用瓷碗装上糯米,放在棺材四角的方位,不知道为什么,却还真就保住了尸体七天不臭,不流尸水。
第八天是吉日,按习俗找来了师公整晚做道场,帮死者超度。晚上十点钟左右,全村男人们几乎都聚集在那,打牌的打牌,看热闹的看热闹,陪着秦万跟后人在守灵。他儿子跪在棺材前烧纸钱时,不知怎么的弄翻了装着糯米的瓷碗。一刹那,我看见尸水哗啦啦地往棺材缝隙处往外泄,那股恶臭可难嗅了,如今想起都吃不下饭。  四爷当时正陪着风水先闲聊,听到停尸处传来喧哗惊呼,就感觉一定是出事了,跑过去顺手扯了块挽灵布罩住棺材。然后叫属猪的人赶紧回避,属羊和鸡的人找点纸钱灰涂抹脸上,包括做道场的师公,全部离开停尸处四百米远。听四爷爷这一的嗓子喊话,大家乱成一团,桌椅板凳都弄翻好多在地,没一会走得一个人也没剩下。当时的我很好奇,也不怕鬼神一类,站在四爷身后没动,想看看到底会出现什么惊人的一幕。突然,我看见成群结队数不清的老鼠从打谷场边上草丛中走了出来,向棺材边聚集,吓得大叫一声背过气去,晕倒在地……

 
    第二天,醒来时已是中午,爬起床走到村里正堂屋前,整个村的男女老少都集聚在那吃秦万跟抬棺上山酒宴。堂哥秦汉忠见到我的出现,搬来个板凳招呼我坐下吃饭。我边吃边偷望堂哥,见他神情悠然吃着饭,对于昨晚那个事,似乎没发生过一样只字不提。于是心里就直独嘀咕,平时有点点话就藏不住的堂哥,今天怎么如此能忍心想,怎么就没把昨晚的事拿来当新闻报道?扒了两口饭后我再也憋不住了:“汉忠哥,昨晚那场景没吓着你吧”?堂哥汉忠筷子都没从嘴里拔出,瞪大眼睛一脸惊异望着我问:“什么吓着我?昨晚发生什么啦,说来听听”?以为他是装给我看,就一五一十将昨晚的事像竹筒倒豆子一样重说一遍。没等说完他就骂开了:“昨晚哪有你所说的怪事, 做梦了吧你?就个神经病,昨晚你明明和我坐一条板凳看六叔他们打升级,后来困了爬在桌上就睡着,叫都叫不醒。再后来还是八叔背你回去睡床上的,不信回头问八叔去?”我站起身来,不相信的指着他说:“这不是吧汉忠哥?我还见过你往脸上涂纸钱灰呢,你一定在说谎。”说完放下碗,就去了找八叔和四爷爷,其结果也都和堂哥汉忠一样,都骂我是神经错乱,胡说八道。那时候唐家表爷还没去世,见我缠着四爷爷不放的追问,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脑门说:“孩子,世间万物真就是假,假就是真,见着的就是没见着,没见着的就是见着。往后,你有可能会看到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你也可以说它幻觉,也可以说它是真实。但不要惊异和害怕,更不要去造谣惑众,惊吓别人。”自此以后,还真灵验了唐家表公说的话,见着些别人不该见到的东西,就是人们常说的鬼魂一类……
                        
                              
      爷爷奶奶去世后,四伯接我去和他们住,四伯在县城教书,从此我在县城上学很少回村。实在太想念爷爷奶奶时,就向四伯找个借口回村一回。晚上,一个人躺在爷爷奶奶生前住过的房间,拚命挣大眼睛不睡。好想好想能见见他们,可是越是想见的却偏偏是见不着,不想见的却又见着。可我不死心,每隔两三个月就回村一次。特别是七月十四鬼节,逃课都会逃回村去。渐渐地我开始感到失望,一年回一次,慢慢变成两年才一回。
 
    高二那年,又一次回村。二年未回去,村里好多事发生了都不知情。以往回去都在七叔家吃饭,但这次回去赶巧七叔与七婶带着孩子去走亲戚。八叔叫在他家用餐,进屋瞧瞧八叔家饭还没弄好,就和八叔说到屋外逛逛再回来吃。闲逛中路过秦红生家门前时,他娘叫我进屋坐会,红生和我是同辈也是死党。读初中时他天天学校打架,初二没读他爸就不让读了,随他下地干活。红生还有个姐姐叫秦红菊,乳名红菊妹。红菊妹大我两岁,背后我向来直称她乳名,只有当她面才会叫她姐姐。八二年教学改革,村小学搬到大队部礼堂集中制,大队部在梁木洞村,离我们村三公里。村里一起去那上学的小朋友中,只有她对我最好,上学放学都会等到我一块才走,从家里带什么好吃的,总会有我一份。要是有人欺负我,她总会站在我面前挡着不让。他爸比我父亲小叫秦万河,她娘我称万河婶。
 
    万河婶很热情,把我让进屋里,却未没见着万河叔父子在家,猜想是在田里忙活还没回来。我这还没坐下,万河婶就从厨具柜拿出只大瓷碗,架起楼梯说上楼要给我拿些花生来吃。挡了几下她见还是坚持,拧不过她的好意,也就放手随她去了。万河婶也就刚上完最后一个楼梯的那么一时间段,估计有只脚都还没踏上楼板的样子。她女儿红菊妹从里屋走了出来,脸色苍白,如大病初愈般很是难看。我站起身来,拉着她的手然后一块坐下,关切的问:“红菊姐,你这是怎么啦,手这么凉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病了?”她凄然一笑,没去挣脱我握住的手,说:“姐没事,有点感冒而已,不用担心!”稍停顿一会,我都没想好词怎么说她两句,她就又开腔了:“都两年多没回村了,你在外面有想姐姐我吗?学习如何,对高考有把握吗?”我感觉她的手越来越冷,就似乎握住一条冰棍,渐渐有些刺骨。于是就松开了她的手说:“好着呢姐。”姐字话音未落,头顶传来万河婶的声音。“湘子,你在和谁说话呢”?《我小名叫湘子》抬起头我望着下到楼梯一半的万河婶说:“红菊姐姐呀。”她啊的一声惊呼,整个人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碗也碎了花生洒落一地。我一下就窜了过去,扶起她坐起来连声问道:“婶婶你这是怎么啦?没摔着吧,快起来活动活动,看有没摔伤地方”?她扭转头来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瞳孔微张,象是受到极度惊吓的症状,身子软绵绵地还不停地颤抖。万河婶有点微胖,好几次试图扶她站立起来,她又往地上瘫倒。吓得我是六神无主,正准备张嘴叫人,她似乎回过了神来。松开抱住我的手紧接着又扯着我的衣袖说:“你刚才真的是在和你红菊姐说话?”我点了点头算是回答,这会见万河婶好些了才想起红菊妹来,心想她怎么没来和我一起扶她娘呢?抬头一看,不知何时她已不见了。万河婶见我蹲着发愣,自个挣扎爬了起来,顺势坐在一旁的矮凳上,流着泪自言自语的说:“你怎么可能会见着我们家红菊,她半年前因不愿嫁去何家湾,喝农药死了。你是听村里人说起这事后,故意哄婶婶开心的吧?”

 
    这时想起唐家表公对我说的那番话,就不感到什么害怕了。轻轻拉着万河婶的手安慰她说:“婶婶,和你闹着玩呢,真对不起,没想着会把你吓成这样,你打我吧婶婶,像小时候一样,顽皮不听话打屁股好不好”?万河婶也许真的以为我是在恶作剧,就没再害怕,怜爱的望着我说:“净胡扯,你小时候顽皮捣蛋,哪一次不是作势吓吓你就算完,有过半次真的打过你屁股吗?从小就没娘,嘴巴又像抹了蜜一样的甜,谁打得下手”。听到这,我故意哈哈大笑,掩饰心里的不安让气氛活跃起来,然后又到门后拿出扫帚把碗的碎片扫干净。重新在厨柜拿来碗,蹲在地上将花生一粒粒捡起放到碗里。万河婶问了我一些学习成绩问题后,就一直沉思,我也不敢再问红菊妹的事,怕惹起她的伤心。临走时故意去了红菊妹走出来的内屋瞧瞧,也没再见着什么就回八叔家吃饭去了。
 
    读书出来在广东参加工作,当时女朋友在佛山教书,经常去佛山看她。有一次去了两天回来,单位办公桌上堆满了待批和签字文件,无奈只好加班。快下班时听到有人在敲窗,抬头看了一下是档案部的老王。他说:“你还不下班呀?都走完了。”我低头边工作边说:“你先走吧,要忙一会再走。”

 
    等忙完手里工作下楼梯时,想想不对呀,办公室在四楼,窗外又没走廊连阳台也没一个,他是如何到窗外去敲的窗?走到首层办公大厅,见二号营业窗张姐还在。问道:“你见过档案部老王下楼来吗?想问问他刚才是如何到我窗外敲窗的”?“你见鬼了吧?老王在你请假去佛山那天就出车祸,做完手术现在还未醒过来,开什么玩笑”?张姐白了我一眼说。见她一脸认真,我没再往下说,站着愣了会,笑笑摇摇头就走了。吃完饭后想去医院看看老王,找到单位司机两人车还没开出单位大门,门卫室电话就传来了老王在医院的死讯,叫别去了。
 
    和双子是在广东肇庆市结的婚,婚后的第二年带她回村省亲。在村口的路上见到秦万颅的奶奶和我微笑着打招呼,到家一问,他奶奶都去世了三年。而且见到她老人家还不止我一个人,双子也见到。怕吓着她,只好骗她说我们嘴里说的另外一个……
                                                                                      二零零七年在肇庆暑湖山庆云寺,有缘结识高僧慧圆大师。山上他禅房中,我们畅谈了一天一夜,他闭眼打坐静静听完我从小到大所见所闻,这才睁开眼帮我一一解开心中疑惑。原来,唐家表公所得的不是叫什么《下册》他说,听我的描述有点像道教封尘不用,后来因战乱被偷的《喖噬心经》。在道教关于这本经书有几个版本的传言,传得最广泛的是明朝道教最兴时期,武当山的掌教怕此经被人偷学,流传到民间害人。命一名叫“谆律道长”的师兄焚毁。这道长是个俗家弟子,接经书后还没来得急烧毁,就接到徒弟从山下带回的口信,说儿子病危急急赶回。回到山下家里,儿子又出奇的好了,但却把他急匆匆的赶路累得有些全身脱虚,见儿子没事,鼓起的那股劲消失后特别犯困,饭也没吃倒床就睡到大亮。他儿子见父亲睡着了,没盖被子怕其父着凉,走到床前帮父盖被子时发现怀里揣着本书。就取了过来观看,道士家中嘛免不了日夜香火不断,借助微弱香火看到了上面显出的字。这一看就再也舍不得还回给父亲,但他很惧怕父亲的脾气和严厉,于是就连夜做了本假的放回父亲怀中,真的从此就这么流传到了民间……
 
    对于我四爷所学,慧圆大师一口就认定是佛门密宗。见我将信将疑,起身去了藏经阁拿来一本泛黄有虫咬过的经书放在我面前说:“你打开二十四页,然后核对下你四爷教你的止血咒,看看是不是一字不差?”打开经书一看,还真就和四爷教的一字不差。沉思一会,抬头刚要问起为什么四爷教了我却不能用的疑惑。大师却摇了摇手说:“知道你想问什么?是想问怎么你学了用不了和打谷场你看到的一幕对吧?”我点点头嗯一声。大师从茶几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说:”首先说说你所学用不了这事。密宗和净土宗同是佛门禅学,净土宗属显教,是公开传授的教法,以信仰阿弥陀佛为脱离苦海,成就佛道的法门。密宗又被理解为密教,是师徒秘密传授,从不向社会公开,其修行以真言手印咒术而秘密修行的法门,从不与道外人士讲起。不过修密宗要是像你四爷爷那么能急成,一定是接连三世转世的高僧,不然不可能会那么快几天就修好几种法门。修密宗不仅多少要与佛有点渊源,供佛养佛都十分讲究。首先要做七七四十九天大礼拜,还得有高僧天天给加持。你听说过西藏密宗把手臂直接点燃做供品,供佛了吗?如此可见其修成的难度。净土宗所修今世通常看不到成效,当然也许修为得好的会得到现报。佛的入门首先是放下,慢慢去修六根清净,无欲无求。这些你都能做到了,给你现报又拿来做什么?万金视泥土,面佛见如来。既然什么都无所谓了,那就等着圆寂后不再转世受轮回之疾苦,见我佛如来呗?而密宗修得好的可十年八年见效,但其辛苦与毅力不是所有人都承受得住的。现在明白四爷爷因何教你的咒语用不了吧?换成现代词,它就是个技术活,虽然你书本上学到理论知识,不实践去练习,你永远掌控不了。别说是你,我现在会这些咒语,都一样的用不了。这么说你总该明白了吧?

 
    再来说说你打谷场停尸处所见的一幕,它本身就是密宗中一种驱恶鬼,赶煞气的一个法门。另外它还附带着一种不相干的人见着后,清除脑记忆的功能,免得有时施展起来惊世骇俗。所以第二天后你们村当时在场人,个个都没了那晚发生的记忆。也许你会问,怎么你没被清除记忆呢?因为你相干呀,虽然你四爷爷教你的止血咒,用不上可你也算是接触过密宗呀?你接触过密宗再加上那感染的阴气,所以你后来会看到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甚至还可以和三维空间的灵异,有时可以交谈。解释到这,可能也明白了当时你四爷爷因为什么要叫,属什么属什么的离打谷场四百米开外了对吧?还有一种原因我不说你会不太明白,因为在某种时辰,有些属相的人阳气非常脆弱,被煞气冲撞到,轻者会在往后的日子里见到些不该见的东西折阳寿。重者当场死亡!听到这你是不是感觉后怕,会折你阳寿?其实你不会的,因为你先接触是密宗,感染的只是一点点阴气,完全与上述无关!
 
    一路听着慧圆大师的解释,都入了迷,问我什么都忘了作答。第二天他送我出寺,走到山门处停了下来说:“秦施主,人鬼殊途你还要看下去吗?”我摇了摇头说“不想。”慧圆大师将手里的佛珠,放到我眼前吹了口气说:“好了,你可以走了。”我向他行了个佛门正规礼,转身刚走下一个石阶,身后又传来大师的声音:“你的悟性很高,比门下弟子跟随贫僧十多年的有些都领悟得快,可惜你尘缘未了,暂不能皈依三宝。贫僧深信你与佛有缘,迟早会再来找贫僧”。我没有回头边走边高声念道:“莲台空心苦修行,只修因果在来生。红尘俗事难斩断,弃红抛绿入佛门。晨钟晚课心系外,木鱼声声会碎心。
 
 
 
 

 

  欢迎您光临凤凰阁!

 http://lgqxxy.16789.net/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凤凰阁/音画网/情感文学/音乐视听/休闲娱乐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15972625358 联系人:凤儿呢喃 QQ:646485890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