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教育教学>>>教育论坛>>>学校的基因与气质
学校的基因与气质
发表日期:2016/4/20 16:51:00 出处:万玮 作者:未知 发布人:lgqxxy 已被访问 244
 

晚上回家的路上,车载收音机里流淌的是经典音乐频道的旋律,那是一首老歌《你把我灌醉》。黄大炜的嗓音浑厚中带一些沙哑,和大多数人一样,我的学生时代喜欢很多流行歌星,但并不包括他,至今听他演唱过的也就是这一首歌曲。第一次听《你把我灌醉》,是在大学的宿舍里,“你把我灌醉,你让我流泪,扛下了所有罪,我拼命挽回……”犹记得唱歌的人是一住隔壁寝室的同学,声音激亢,旁若无人,而每次唱的几乎就是这一段。

我是一个相对比较内敛的人,在公共场合不喜欢大声说话。大学的时候尤其内向,上课几乎很少举手发言。工作之后因为从事了教育的缘故,才逐渐打开自己。这位唱歌的同学个性奔放,敢爱敢恨,敢作敢当,我们后来成为很好的朋友。让我意外的是,我发现,我几乎所有比较好的朋友都属于这种性格类型。

 

人的气质类型各不相同,古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认为人体内有四种体液:血液、黏液、黄胆汁和黑胆汁,这四种体液在人体内的不同比例就形成了人的不同气质:胆汁质、多血质、黏液质和抑郁质。希波克拉底生活在公元前五世纪,直到今天他的学说依然不离谱。例如我分析自己的性格就属于黏液质,我那位唱歌的同学应属于胆汁质。

气质是先天的,例如婴儿很小就表现出不同的人格特征,有的婴儿安静,有的婴儿好哭,有的婴儿暴躁,有的婴儿胆怯。美国人格心理学家奥尔波特认为气质与智力、体质一起,属于人格的三个组成部分。气质是个人情绪本质的特有现象,属于器官的遗传特质。

但是气质似乎也受环境和教育影响而改变。否则便无法解释通常接受过艺术熏陶的学生气质都相对比较好,而大户人家出来的孩子大都气质不凡。《三国演义》里有一个有名的故事:匈奴使者来见魏王曹操,曹操觉得自己相貌一般,不足以震慑使者,于是请出当时的美男子崔琰,命他假扮自己,曹操本人则提刀立于床头,装作侍从的样子。接见完毕后,曹操派人打探匈奴使者的印象如何。得到的回答是: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乃真英雄也。曹操的帝王气质可见一斑。

 

曹操有宏图大志,当年煮酒论英雄,对刘备说,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吓得刘备连筷子都掉了。加之常年位居高位,挟天子以令诸侯,自然器宇轩昂。

最近看到一篇报道,讲的是一些贪官在位时常常气质不凡,身陷囹圄之后,再出现在公众世界时,完全像换了另一个人。由此可以推断,一个人的心态对气质影响极大。

 

基因就不同了,基因与生俱来,像是密码一样,写在我们的人体细胞中。对于基因,我们只有无条件接受与传承,而无法抗拒。当然,现代基因技术已经取得重大突破,未来人类能否通过技术手段改变自身基因,将会对人类未来命运产生重大影响。

一个人的基因不能更改,气质可以缓慢改变。在芸芸众生中,不同的基因与气质让每一个人都与他人有所区别,也让每一个人与众不同。

 

组织也有自己的基因与气质。

我认识一些公务员朋友,其中一些仕途很顺利,年纪轻轻就有很高的职位,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我发自内心地认为他们是同龄人中的精英,无论是学识、人品、智商、情商还是勤奋程度,都让我叹服,如果换一个领域,辅之以机遇,他们能做出不凡的成就,成为那个领域的大家。但是他们选择了从政,这是一条挑战更大的道路,即便有所收获,按照古人“立功立德立言”的说法,他们的牺牲更大。

我有一次问一位从政的朋友为什么政府采购项目往往效率更低,成本更高,他回答我,这是基因决定的,不是个人的基因,是制度的基因,机构的基因。而这个基因,个人根本无法改变。我一开始不太能理解,后来读了吴思的《潜规则》,便恍然大悟。原来基因在组织之间也能传承,概因人性如此,千年不变尔。

 

组织的气质却另有些奥妙。古人说,龙生九子,各有所好。一个家庭里的子女有共同的父母,却往往气质迥异。由此看来,气质与基因完全是两回事。

李云龙在《亮剑》中有一段经典台词,讲的是一只部队的气质。在一个大礼堂中,面对数百军事将领的演讲,他说,任何一支部队都有自己的传统,传统是什么?传统是一种性格,是一种气质,这种传统和性格是由这支部队组建时,首任军师首长的性格和气质决定的,他给这支部队注入了灵魂,从此不管岁月流失,人员更迭,这支部队灵魂永在!

对于一个组织而言,除了一把手之外,初创期的所有骨干成员都对这个组织的气质有或多或少的贡献作用。例如,一个组织的领导班子不团结,主要领导相互之间勾心斗角,那么即便领导更替,这种气质仍旧存在,会给继任者带来很大的困扰。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主任袁振国在2015年《上海教育》新开设的“振国新视野”栏目发表一篇文章《学校教育需要进行一场结构性变革》,以田忌赛马和石墨与钻石的结构差别为例,说明结构性变化的神奇。袁振国提到的教育领域的结构性变革有,课程的结构性变革:从统一到选择;教学的结构性变革:从被动到主动;评价的结构性变革:从单一到多元;活动的结构性变革:从学科的延伸到社会性协作。

在我看来,以上结构性变革不是气质的变化,而是基因的重组,是一种颠覆性的变革,完全实施,绝非易事。

今天政府提倡教育的均衡化发展,也是源自于基因需求。教育作为公共服务必须为老百姓提供合格的教育产品,然而今天老百姓远远不能满足于合格,他们对于教育的期待是优秀乃至卓越,择校热愈演愈烈,出国潮也是风起云涌。解决这一问题的出路在于开放更多的教育市场,鼓励更多的社会贤达人士来办学。

 

一个一年级的学生报名参加朗诵比赛,在家里练习老师分配给他的诗《假如我是一支粉笔》。其中有一段是这样的:假如我是粉笔/我会很乐意/牺牲自己/让老师在黑板上写字/让同学在黑板上画画/我不需要你们保护/但求你们不要让我/粉身碎骨。孩子爸爸听到后大怒,让儿子第二天去学校告诉老师不要做粉笔。这位爸爸自己也是一位诗人,叫做北岛,曾写出“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网友雾满拦江以此例撰文讨论今天的大多数道德问题其实是社会资源配置问题。就如同一群人等公交车,车少人多,车来了,你如果稍微谦让一些,永远挤不上去,而且,后面的人还会嫌你碍事。

今天,中国教育的问题还是优质教育资源的短缺,为什么大家这么焦虑,要上名校,上名牌大学,找好工作,因为僧多粥少,竞争激烈。中国传统文化又十分重视教育,全家举债供孩子读书的例子层出不穷,这是基因层面的问题,的确与道德、气质等无关。

 

 

作为一所民办学校,我庆幸的是平和学校的基因不错,由国企全额投资,这就决定了学校的非营利属性。有一些民办学校从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处于资金的困扰中,乃是由其私人老板投资的基因决定,从一开始学校便是作为一个产业而不是公益项目来经营的,由此带来的很多矛盾也就无法克服。

平和的气质同样让人庆幸,因为平和当年的初创者可能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对这所学校气质产生的影响,当平和十周年校庆围绕着校名形成的“平而不庸,和而不同”的校园文化得到大家一直赞赏时,平和的气质已经生根,浸入骨髓了。

曾经有人这么评价平和的学生:从容、淡定、不功利,人如校名。这是对学校教育的高度肯定。有人说,母亲情绪平和,是对孩子最伟大的教育。家庭教育如此,学校教育亦如是。

 

 

一位初三学生打算去国外念高中,开始着手这方面的准备。因为之前的计划还是在国内读高中,因此英语方面有所欠缺,仓促间考了一次托福只有70分,要申请美国好的高中明显没有竞争力。几个月之后,这名学生的父亲专程到学校来拜访我,告诉我女儿申请学校的情况。

她面试了八所学校,至少在我们知道的面试学生中,她的表现表现是最好的。他很高兴地说。

我真诚地表达赞美与祝福。

和我女儿一起做申请手续的还有一个来自外省的女孩,她的托福成绩有100多,可是她的家长却很羡慕我的女儿,他们说,成绩和技能是可以短时间内提升的,气质却不行,气质需要长时间的培养。果然,我女儿强化了两个月,再去考托福,就过90了。

我对这届初三的学生并不十分熟悉,也并没有觉得这女孩在同伴中特别突出。家长的反馈让我意识到,学校的气质是多么重要。

 

美国教育学者卡茨(Lilian Katz)教授认为,任何一项学习包括三个层面的活动:知识、能力和气质。前两者是公认的,气质说却是独辟蹊径。以读书为例,孩子在这一学习过程中除了有知识和能力层面的收获之外,在气质层面所获得的灵感启发以及由此产生的精神愉悦可能是更为重要的。经过大量的实证分析,卡茨得出结论说,学习活动的三个层次中,气质是教育的终极目标,也是最重要的目标。卡茨将气质定义为“相对稳定的思想意识的习惯”。

教育的终极目标是培养气质。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振奋的任务!它似乎有些虚幻,却又那么真实,如同晴朗夜空中的明月,照亮夜行人的道路。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鼓励的艺术

下篇文章:禅意班主任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凤凰阁/音画网/情感文学/音乐视听/休闲娱乐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15972625358 联系人:凤儿呢喃 QQ:646485890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