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美文>>>网事悠悠>>>三寸丝发赌你爱我一世
三寸丝发赌你爱我一世
发表日期:2016/3/20 11:20:00 出处:作者:顾尘垣 作者:未知 发布人:lgqxxy 已被访问 648


 
 
三寸丝发赌你我一世
 
作者:顾尘垣
 
 
  ——待我长发及腰,许我共话桑麻,携手同老可好?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羣莺乱飞。江南小镇细雨绵绵数月,终有晴曦。她是府上的千金,听闻镇上来了个俊秀的待诏,在街头开了一家小店,专门为人沫栉梳洗,一时觉着新奇,便偷偷溜出府,去那店里探个究竟。

  “姑娘可是来沐发?”前脚刚踏入,耳畔便响起一个好听的男音,她循声望去,细细端详那人,他面如冠玉、肤若凝脂,一弯浓眉上挑,眼线细长,眸子黝黑明亮,炯炯有神,薄唇缺了些血色,却毫不影响他的英姿,一身白衣若不沾尘埃,她的脑海里就出现了四个字:“玉树临风。”那待诏见她怔怔盯了他许久,觉着有些好笑,便微微勾起唇角,打断她的思绪:“姑娘?姑娘到小生这儿,可是来沐发?”“啊?”她被惊了一惊,双脸不由得有些滚热,忙避开他的眼神瞥向别处,口上随便答应着:“嗯,对,用你这最好的木槿叶。”他淡淡应了一声,便开始了手上的活。
  她侧坐在一个小凳上,任他帮她取下簪子,解开发髻,任一头秀发瀑布般披下,垂到他腿上,他抚上去,不由感叹了一句:“姑娘一头秀发,如墨似漆,顺若细绸。”她轻笑,不语,只是侧脸打量着他的一双手,手指纤细,指尖若削葱根,却因长期干活,虎口和中指已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茧,他消瘦,这让她有些心疼和惋惜,再去端详店内,空间不大,设施简单,几方小椅,几座矮桌上放着木盆,墙边靠满、堆着一些皂荚、柏叶,和那烧水的小灶。“姑娘可是一点也不老实……”他笑道,带着些许玩笑般的责备,她听罢,便乖乖不再侧头,闭目感受他指尖的温柔。沐罢,他为她梳栉、盘髻,动作轻缓。她起身,一摸钱袋,心里却打了个主意,便一声惊呼:“哎呀!”他疑惑看她:“怎么了?”她撇撇嘴,装出一脸哭像:“我、我银两没有带够……”他轻轻摆手,毫不在意:“无碍的,下次再还就是了。”她灵灵一笑,问道:“可是真的?”但转念又一想,便面容严肃,取下头上的青玉簪子递给他:“这可不行,簪子放你这,待我还请了银两,再还我就是了。记得,我是那顾府的千金,我名尘萦,取世尘萦绕之意……”言罢,不等他答,便转身跑了出去,只依稀听得他喊得他的姓名——洛无忧。无忧、无忧,她念了数遍,将这名字深深印到脑海里。
 
  此后每到休沐日,她都叫丫头瞒着,自己跑出来到他那去沐发,每次去,他都一袭白衣,一双素手,笑语盈盈,然而每一次,她都只是带了一次的银两,固执地把簪子留在他那儿,让他收好,让他等她。在他为她沐发时,他们渐渐聊得熟络了,几句玩笑几句畅谈,让他们彼此走入了对方的世界里。犹记那年新年,炮竹声声,他带着疑惑问她生肖年号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