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热点>>>新闻评述>>>中国周边战争可能性已从量变到质变
中国周边战争可能性已从量变到质变
发表日期:2016/7/13 11:55:00 出处:邱震海: 作者:未知 发布人:lgqxxy 已被访问 290


2004年下半年,邱震海在凤凰卫视《新闻今日谈》节目中用连续四期节目的篇幅,阐述中国建设强大海军的作用和意义,以及中国需要在南海有争议海域迅速“先下手为强”,采用经济手段迅速在有争议海域展开开采工作。


这一建议在许多朋友听来,似乎觉得有点杞人忧天,小题大做。但2014年,当中国的981钻井平台终于抵达越南附近的海域开采,却引来越南、美国的强烈反弹和各种冲突性的举措,最后不得不以暂时撤退告终时,人们却又觉得,中国对这一切的部署来得太晚了。


这些年,所有人都看到中国周边局势正日益复杂和紧张。无论是与日本在钓鱼岛和东海问题上的冲突,还是与菲律宾、越南等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冲突,都无不显示了这一点。


摘自邱震海著作《迫在眉睫:中国周边危机的 与突变》去当当购买,东方出版社。


战争可能性从量变到质变


十年前,虽然因小泉执意参拜靖国神社,中日关系陷入低谷,但当时无论是钓鱼岛问题,还是东海能源问题,都没有上升为中日之间的主要矛盾,更没有发展成为可能导致军事冲突的局面。2004年年中,中日围绕东海油气田的争执开始白热化;2010年后,中日围绕钓鱼岛问题上的冲突开始上升。


2004年,我到日本防卫厅(2007年升格为防卫省)属下的防卫研究所调研交流,当时我们一致的意见是,虽然中日矛盾错综复杂,但中日之间没有战争议题。但2008年,我们再次见面,大家开始对四年前的这一结论产生动摇。因为在2004—2008年间,东海局势开始持续紧张。2013年我们又见面研讨,大家讨论的问题已变为:中日如何才能避免在东海和钓鱼岛海域擦枪走火?中日究竟有无办法避免一场军事冲突?


这一切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就发生在2004—2014年的这短短十年间。


十年前,虽然中国与东南亚五国的南海主权争议早已存在,虽然2002年签署的《南海行为宣言》已经名存实亡,虽然“搁置主权,共同开发”的主张已悄悄演变成“搁置主权有余,共同开发全无”,但对中国来说,南海问题似乎还不是一个十分迫切的问题,南海海域也尚未出现紧张对峙的局面。


2004年下半年,我在凤凰卫视《新闻今日谈》节目中,用连续四期节目的篇幅,阐述中国建设强大海军的作用和意义,以及中国需要在南海有争议海域迅速“先下手为强”,采用经济手段迅速在有争议海域展开开采工作。


当时,这一建议在许多朋友听来,似乎有点匪夷所思,甚至觉得有点杞人忧天,小题大做。但2014年,当中国的981钻井平台终于抵达越南附近的海域开采,却引来越南、美国的强烈反弹和各种冲突性的举措,最后不得不以暂时撤退告终时,人们却又觉得中国对这一切的部署来得太晚了。


确实太晚了!与2004年相比,中国在南海争议海域,通过经济手段“先下手为强”的时机已经过去!


这一切改变,仅仅发生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


同时,当2013年下半年中国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时,地区和国际各国一片反弹。甚至在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开始正式启动的同一天,美日还派遣战机进入这一区域,直接挑战中国。相关的作业程序显示,中国在一系列问题上,确实存在经验严重不足的现象。


十年前,美国仍深陷于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的泥淖之中,美国的战略重点是反恐,中美关系的矛盾和冲突相当程度被掩盖或推迟了。2006年,时任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提出中美“利益相关者”的概念;中国核心智囊郑必坚发表文章回应,“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将不挑战现有的国际秩序”。


但仅仅过了三年,奥巴马上任,成功地从两场战争的泥淖中抽身,开始将战略重点转向亚洲。2010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河内喊出“我们回来了”,“重返亚太”成为美国新的战略重点。虽然其间遭遇乌克兰危机、美俄关系对峙和“伊斯兰国”对美国的挑衅等重大危机,但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却始终没有重大调整。


从这以后,中国周边的局势开始日益复杂,许多十年前不是问题的问题,现在成了主要矛盾;一些十年前不可能导致军事冲突的议题(比如钓鱼岛冲突和南海问题),现在却走到了擦枪走火的边缘,以致中国海军司令对媒体表示,中日冲突需要认真研究“如何擦枪而不走火”。


时至今日,中国周边的冲突,无论是正在激化的东海、南海局势,还是有所淡化的朝鲜半岛和台海危机,抑或是未来若干年有可能持续上升的香港问题,其背后似乎都能感受到美国的那只“无形之手”。


这一切微妙的变化,就发生在过去五年里,甚至其激化就发生在过去的两三年中。




民间情绪沸腾VS战略课题凸显


与此同时,在中国国内,无论是精英阶层还是民间,这些年对周边局势的敏感性也在不断提高。我在2013年出版的《访与思:中国人成熟吗?》一书中,曾经讲过两个小故事。我愿在这里复述。


故事一:2010年后,我曾多次到外地做关于南海问题和周边局势的报告。当我从历史、法理、战略和未来的角度,试图对南海问题做多角度阐述时,听众席上一些年轻的朋友往往会变得不耐烦,急急发问:“邱老师,您告诉我们,南海到底打还是不打?”因此,我常开玩笑说,莎士比亚曾说“是”还是“不是”,这是一个问题;当到了今日中国,错综复杂的南海和周边问题,居然被简化成了“打还是不打”这么一个简单的命题。


故事二:2012年年初,我到西南某大省给一些企业家演讲,讲的是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矛盾。演讲后茶叙,企业家们把头扭向一位大佬级的企业家,探寻他对中国问题的看法。只见那位企业家沉思良久,然后慢慢吐出一句:“现在需要打一仗了。”此言一出,现场先是一片沉默,随即忽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一切的一切,都还是回归到下面这几个基本的问题:


究竟如何评估中国近年来的安全环境?


中国的安全环境是否正从合作共赢,走向日益摩擦和冲突?


中国是否须做好以军事冲突解决周边问题的准备?


坦率地说,这些问题都已长久地存于许多国人的心中,只不过还没有人直白地把它们提出来而已。


只要看一下中国各地电视台晚间节目的内容,我们就可清楚。各大电视台的晚间节目,除了大型娱乐秀、电视剧,剩下的时政节目,就是探讨中国周边军事威胁的话题了。一时间,似乎中国周边都已危机四伏,军事冲突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同时,我们只要参与民间的茶余饭后的谈话,也可体会“南海:打还是不打?”背后的深刻集体心理背景。


35年的改革开放,换来了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换来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罕见的盛世局面,但也出现了中国面临的国际格局日益错综复杂的情况。


中国国力迅速上升,是否必然导致国际格局和周边环境错综复杂?这将是个长期可以讨论、争论的命题,但下面的问题却在我们讨论、争论的过程中日益凸显,那就是:


从现在开始,中国是否将进入持续的周边动荡乃至冲突之中?战争是否正在向我们渐渐走来?


如果说冲突和战争正在向我们渐渐走来,那么这种渐渐走来的“战争步伐”,究竟是对中国所处环境的客观反映,还是由于我们自己的误判所致?


所谓误判有两种,一种是高估风险,另一种则是低估风险。


高估风险,可能导致极端、不必要的冲突准备,并扰乱中国本应有的平稳节奏和步伐,使中国陷入一种本来完全可以避免的巨大风险之中。而低估风险,则可能患上“麻痹不仁症”,使中国面对巨大的风险而仍不自知,并进而进入一种万劫不复的境地。


今天的中国,究竟是高估还是低估了风险?坦率地讲,对这个问题,在今天的中国,恐怕没几个人能准确回答清楚。但几乎所有关心中国前途和命运的人,又都无不徘徊在这两个极端之间。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凤凰阁/音画网/情感文学/音乐视听/休闲娱乐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15972625358 联系人:凤儿呢喃 QQ:646485890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