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之窗>>>原创散文>>>七夕,蚊子如常送红包
七夕,蚊子如常送红包
发表日期:2016/8/10 14:35:00 出处:未知 作者:子悦 发布人:刘邦怀 已被访问 295

 

 

 

 
 
 
 

七夕,蚊子如常送红包
 
文:子悦
 

我想,酷暑一词,不仅仅是对节令进入小暑以后,人们对夏日气温逐渐攀升,湿度逐渐增大的环境里,即是静坐不动,汗滴也会顺着汗腺往外沁出,在每一孔毛眼外浮着的境况,无奈的形容。又叫伏,是这时的狗,闷热地低着头,张着嘴,伸着舌头,蹒跚地走路,恹恹的,没精打采的,没有其他季节里活跃。对此,于人而言,到不害怕,因为习惯了季节轮回,有黑夜风起的凉爽缓冲烦闷,即便烈日当空,还有树荫、室内等太阳直射不到的地方,避开烁烤。但,这时应运而生的小动物——蚊子,是挥之不去、躲之不及的如影随形,难管连毛主席都说华佗无奈小虫何呢,那是针对蚊子滋扰的纠结。

夜幕刚刚降临在童年的夏天,母亲点着厢房空地上的麦秸青草堆子,开始熏蚊子。见我从外面回来,放下满满一竹笼猪草,就一块走出房门,来到坐在稻场外大核桃树下的水渠边歇凉的家人中间,听父亲不知讲了多少遍的前朝旧事。左右邻里的大人们,也坐在自家稻场边的水渠堤上,享受渠水流动带来的清凉,也时不时走动一下,掏出烟包的烟丝,散给大家品赏,有滋有味的吞吐间,听到故事情节与传说不一样时,一边在石头上,把烟斗里的烟灰往外“嗙嗙”的磕,一边抢白几句,争论的不可开交时,总有人挡开嘴仗,说:“都是一些谁也没见过的陈子麻烂套子,何必要死河马争出热尿来。”间或,不经意间,谁被蚊子叮痛了腿杆,啪的一巴掌打死那只蚊子,会惊诧的喊叫:“吠—吠吆—,今黑里蚊子这么厉害,一口下去,就起这么大的疙瘩,该不是要扯连阴了?”“肯定是你的肉皮甜,把蚊子招惹去了。”“咳咳咳,我这肉皮苦,蚊子不喜欢——”也有人幸灾乐祸还没结束,就被另一只蚊子咬了口,不由自主地朝胳膊上疼痒的地方,啪的一巴掌下去,逗惹得大伙哄笑一阵。

这是大人们的热闹,我们这些孩子才不管,一人从南瓜秧上摸着一片叶子,掐去叶片,握紧叶柄一头,追赶着水渠面上飞来飞去的那群萤火虫,逮着了,塞进叶柄腔室,等有七八个萤火虫在里面了,拽起根狗尾巴草杆,相互帮忙,扎紧叶柄两头,做成荧光棒,一边在稻场上绕圈疯跑,一边拿着荧光棒在头顶挥舞成荧光圈,就是被蚊子黏上,也感觉不出痛痒,直到夜深,大人们睡意来临,才结束有蚊子参与的夏夜嬉戏。

用烟熏只是熟睡前将蚊子驱赶到了外边,入睡时没有了蚊子嗡嗡叫着的骚扰,哄着自己进入了梦乡。一觉醒来的次日,不管是谁,除过被被子盖着的地方,额头、脸蛋、胳膊、前胸、后背、腿肚子、脚面等等地方,都要留下蚊子叮咬过的痕迹,起一些疙瘩,睡眠不深的,还下意识在疙瘩刚刚泛起时用手挠抓出血痕。这时候,总要听一次父亲对未来的憧憬:啥时间有钱了,给一张床上挂一顶蚊帐,免得叫蚊子把人咬的难受的。

夏日天长夜短,那怕热火朝天的三夏大忙,人在午饭后,都要睡个午觉,以缓解肌体旺盛代谢产生的疲惫,可母亲却不能。那时,妹妹还是婴儿,母亲抱她在怀里,坐在包谷壳打制的蒲团上,迷迷瞪瞪地摇着自己用麦秆编织的团扇,驱赶着蚊子,也营造着缕缕清凉。我从河边玩水回来,见此情景,便抱过已经睡着的妹妹,让母亲去厢房打盹,顺便翻看刚借到手的连环画。不一会,感觉妹妹的头在胳膊肘里不停摇摆,才发现一只蚊子死死地叮在她的额头上吸血,蚊子的肚子被血胀得发红,不知是嗜血如命,还是吃的太饱,用扇子扇了一下,没见被风吹走,便扬起巴掌,用妹子能承受得起的力度,朝蚊子拍去,噗的一声,蚊子倒是打死了,妹妹却被惊醒,哇哇着大声哭嚎哭起来,吵醒了的妈妈跑出来,厉声问我怎么回事,我伸开粘有血渍的手掌伸向母亲解释说:“我把咬她的蚊子打死了。”“肯定是自顾着看书了,没有扇扇子幺蚊子,叫蚊子把人咬了,才下手的!”母亲抱过妹妹,心疼地看了眼她额头刚刚胀起的疙瘩,转过头恨恨地目光瞪着我说完,转身在柜盖上取来那用空墨水瓶装着的雄黄酒,让我拧开盖子,用食指蘸了点,轻轻地往妹妹额头被蚊子叮过的几个地方,分别抹了抹,不到一晌时间,妹妹额头肿胀的地方就消退了,只留下几个蚊子叮过的细眼。

拍蚊子的工具,除与生俱来的手掌,还有蝇蚊拍,这是我少年时在州城读中专那几年增长的见识。一次放暑假途中留宿商县,见旅社房间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烟盒大小的中间刻空着条纹的塑料片,还安有一根比教鞭略短的塑料把柄,觉得很奇怪,以为是挠脊背痒痒的不求人,反着手拿着正往后背婆娑时,遇见服务员送开水进来,见状,她立即提醒道:“那是蝇蚊拍,那样用坏了,要赔钱哩,起码得半个元呢。”哦,原来如此。果然,到了黑夜,蝇蚊拍派上了用场,房间进了几个蚊子趴在雪白的墙壁上待业,被我一下一个拍死墙上。但,还有一个似乎很顽强,拍了几下还完整地趴在那里纹丝不动,于是,我扔掉蝇蚊拍,狠狠一巴掌抽去,刺心的疼痛霎时遍及全身每个神经,等剧烈缓到轻微,定睛一看,原来不知谁搞了什么用途,一只鞋钉子钉在墙上,让我错觉当成了蚊子,让钉子盖戳破了手心。第二天,临发车还有一个小时的档空,我转悠到一家百杂店发现里面有蝇蚊拍,高兴地买了三把回去,心想,从此,母亲再也不用受干麦秸、湿青草煨烟雾驱蚊子,熏得眼睛流泪了。才回家的那几天,父亲发现我一直用一只手洗脸,他问我的手咋了,我说被蚊子咬了,他诧异说那有这么厉害的蚊子,我说是铁蚊子,他知道了原委后,不仅不同情,还责怪我马虎,没看清是啥东西,就下狠手。

丰富对蚊子认知的时间,是在进入工薪阶层后的又一年。那次,跟班县官去岭南公干,解大手时被蚊子叮咬了沟蛋子,事毕须臾间感觉那部位起了个指头蛋大小的疙瘩,疼痛还奇痒。瞅瞅墙壁,发现这水旱通融的千年古镇,滋生的蚊子不仅要比鹘岭以北要大的多,而且,肚子上还有道道白色的横纹,如同穿着海魂衫,起飞时,也有风鼓船帆的猛势。出于对上司的尊敬,瞅准只有我和他两人的间隙,将自己的教训转告了,没想到,在上司去厕所途中,当地的主事拿着一把纸扇,小跑着跟了进去,估计主事虽说没有便意,一定有在别人蹲着时,有扇风驱蚊的善意。好心有好报,半年后,这位科级的主事就被推荐到他乡擢升成偏官了。这件事,致使我对蚊子以穿着划分,有一袭暗黑瘦小的北地种和穿海魂衫的雄壮家伙两类,而后者更厉害,使有些擅长潜规则的人,有了替人排忧解愁的由头。

搁笔,已到七夕凌晨,窗外天幕上的星星,已在云中入梦,估计游走了一年的牛郎织女靠近银河两岸不远,搭鹊桥的百鸟在合龙处欢歌,期待一年一度的盛大会面。于我而言,关于爱情已从希冀的浪漫,走到了平淡的真实,还有什么企及?只有这蚊子,把这美好当做平常,每天送几个大红包给我,打开都是自己被吸吮流出的鲜血。明月清心说的好,给心情找到了贴切:

亲们,热吗?
到了七夕心就凉了,
要礼物没礼物,
要情人没情人,
除了没人疼,
剩下哪儿都疼,
一下子就凉快了......,
谁都白扯呀,在这个炎炎夏日,
只有蚊子对你一直不离不弃,
时不时给你一个红包
让你感动的睡不着
 
 
 
 
 
 
 
 
 
 
 

凤凰阁欢迎您!
 
http://lgqxxy.16789.net/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凤凰阁/音画网/情感文学/音乐视听/休闲娱乐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15972625358 联系人:凤儿呢喃 QQ:646485890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