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美文>>>心海泛舟>>>疯子的语言
疯子的语言
发表日期:2016/12/21 14:24:00 出处:冷月秦歌 作者:未知 发布人:冷月秦歌 已被访问 431


 

 

 
 

疯子的语言

冷月秦歌
 
 
 

    一
 
    广东冬季阳光明媚,很是舒适。
    落叶,在脱离树枝尽情一舞之后,如疲倦的蝴蝶,静静沉睡。落幕的别离,它给这个季节带来一片萧瑟,让众生为之一颤。清冷寒辉,该是严冬的表白吧?落叶小径,渲染着无尽的思乡。站在原野,望着故乡的方位,点燃手中的香烟。故乡炊烟,此刻想比也在悄悄升起。泥水砖、灶火旁,温馨的画面将游子灼伤。
 
    其实,很多时候想将流浪的脚步,驻歇于家乡。用透明的心搭建一座玻璃家园,白天,看阳光为蓝色的海衫绣上晶莹。晚上,看月光从地球泪水的聚集处,汲取痛和忧的经典。说到月光,也许正因为月宫里的故事,多是悲欢离合,而流浪者的家园也才因此被搁浅。呆滞的眼神,过滤南去的季风,思念凝固成伤。我想问,多少年之后,山间那条小溪。我的血脉,还能冲洗阳光下裸露的灵魂不?“无颜过江东,”你望穿秋水的眼眸,是不是铲平了我掩埋情感的那穴墓地?
 
    我的悲哀,就是从来都没弄懂生命的意义。
    如一只瞎撞乱游的蚂蚁,不顾大地冷眼相觑,有时,为了半只死去的虫尸,疲于奔命。真心遗失某些地方,从不懂得怎样拾起,用华丽的言词去掩盖自己的无能,把所有过失造成的今日现状都说成命运。逃避现实,将灵魂与大众脱离,傍人眼里超凡脱俗,与世无争,背后其实孤单得象条流浪狗。看吧,其实永远也没学会把酒吟啸,李白似的潇洒。只是换了种独特的方式在独舐伤口,嗷嗷对月寒。
     
    二       
 
    冬季阳光铺满一地落寞,将思维静止在寂静时间罅隙,穀纹铺展的到底是什么......
盛夏荷叶早已枯萎, 岸边顽童挥手一颗石子坠入水中,咕咚,传出麻木回声。枯荷冷冷的摇曳,不再寻求柔波的慰藉。一切都远去了,一瓣思恋揉碎在水,凝固着游子他乡思家的归途。
                          
    已经是冬天了,谁还在以春天的名义找寻三月挑花?湖面日光开始支离破碎,悲戚成点点金黄,随水轻移。我在岸边保持打坐的姿势,一直沉默着。落叶,滑落在面前,牵引出遥古梦境。乡村小路,孙儿牵着奶奶的手,呢喃着一季稻谷芬芳.....
 
    鸟儿,嘻戏着从这个枝头飞向另一个枝头。它们总是那么充满热情,忘情的唱着歌,即使是严寒风凛的日子,它们也一样在诠释生命的真谛。夕阳慢慢下沉,鸟儿相约似的安静下来。活动了几下打坐盘起的双腿,持埙,开始演绎久远思念的倾诉。风起,弹拨着湖水,耳边回荡着故乡呼唤乳名的声音..........
 
 
    寂寞的心思,打肇庆西江走过浸了一身雾水。点点滴滴,坠入江心,终成了烦人絮叨不休的诗行。夜未央,零乱的宿舍里,我和老鼠说好。它跳它的迪斯科,我敲打我的键盘,大家可以各不相干,只是不准将从窗外照射进来的细碎月光踩乱。
 
    失眠的梦境里,仿佛又听见你用古筝在弹奏那首老歌,不谐调的凄楚曲调,哀诉着夜的衷肠。你一直想将黑夜点亮,灌满的却是整夜忧伤。  现实迫使我们只能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行,轻鸿一瞥,擦肩而过。这么些年来一直没去打捞记忆深处那梧桐隔窗的雨夜,和断肠对白,我很守信。昨天街上一人纱巾蒙脸迎面而来 ,熟悉的身姿体态,擦肩过了好远,明明知道是陌生人,可心跳却依然在急剧加速。刹那间,尘封的记忆如黄河决堤般汹涌而来.......
 
    三
 
    灵魂被十五年前的今天冰冻时,我就已经死了。了无牵挂,便是形式上的死亡,另一个自己死了,活着的另一个自己却词穷祭文。翻开自己的姓名,却找不到任何方式去告诉朋友与亲人们自己还活着。在流年的镜子面前,我早已丢失了一个自己。午夜醒来,我拨弄着时钟,希望一切静止,能寻回真实的自己。一切都不可能了,一双注视灵魂的眼,在佛经里矜持哀叹。年少倔强,浮华过后,谁又还能叩开穿越时光之门?
 
    活着的人们必须带着枷锁,也是活着的动力;我之所以死了,就是没了枷锁。时间,不可能抚平谎言,自欺欺人的能安慰灵魂吗?哲人必须把苦酒吞下,用真理诠释自己,而真理往往不被世人理解,它需来谎言装饰。而我,不希望用谎言来谋求光环,却常常用来欺骗自己。除此之外,我没办让自己感觉还活着。
 
    看得太透,世间皆成虚幻。堂弟的指责,我无从解释,除了苦笑便是无语。人生,是杯琼浆玉液,各人品味不同,你慢慢饮来,半醉半醒。我一饮而尽,反而醉极清醒。
 
    我将自己精心设计在美丽的童话故事里,爱我所爱,期我所期宁缺毋滥的自恋一生。不在乎亲人指责,旁人的不理解、为信念痴守永恒。任岁月枯老容颜,只为那生命中尚未出现的风景陶醉。我知道你不会来了,就让我在剩下的时光里,收拢那些零碎记忆存封吧,垂暮之年或许这些零碎记忆是最忠实的陪伴,足以慰藉孤独。
 
    我注定将是老无所依,想象过坐在摇椅上夕阳西下那种无人问询的场景,可我一定不会孤独。一支竹箫,一把埙、一壶茶然后打开尘封的记忆,在精神世界里嘴角一定会扬起开心的笑容。一个参禅者的世界其实是没有寂寞与孤独的,未来或许会有疾病缠身,先兆不久于人世时,清高自负的我不会麻烦任何人,已设计好一百种方式来结束生命......
 
 
    在文字中熟悉和猜到我是谁的家乡人,请加我QQ736865210
 
 
 
 
 
 
 
 
凤凰阁欢迎您!
 
http://lgqxxy.16789.net/
 
 

 

,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下篇文章:有家不如无家好

 相关评论:



天上星
(2016/12/24 7:32:00) [182.147.57.]

远离那条疯狗。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凤凰阁/音画网/情感文学/音乐视听/休闲娱乐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15972625358 联系人:凤儿呢喃 QQ:646485890